优盈*ST国恒连2013年年报都已拿不出来

2020-10-05 07:35:00
dcadmin
原创
111

不约而同公告,不是收到证监局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就是被证监会立案调查。此前,同样因中技系卷入监管漩涡的还有*。而作为始作俑者的中技系“掌门”成清波,据报道已于6月15日被上海市公安局经侦总队正式批捕,涉嫌的罪名为非法集资。导致成清波被捕的直接原因,是其主要资金平台上海优道的兑付危机。此前,上海优道打着参与上市公司定增的旗号集资,与多方合谋吸纳的巨额资金去向成谜。  6月19日,ST成城公告,收到吉林证监局下发的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责令公司改正。该决定书认为,ST成城存在三方面问题,前两条均事涉上海优道及中技系。此前的5月21日,ST成城已因涉嫌违反证券法律法规,遭证监会立案调查。  公告显示,2012年6月,ST成城与公司大股东深圳市中技实业(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中技实业”)、深圳市中技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下称“中技科技”)、上海优道等签署《股份预认购框架协议》,约定上海优道为中技科技筹集资金(以上海乾灏投资管理中心为平台)用于补充流动资金,ST成城则负责提供监管账户,并对筹集的资金进行监管。  上述《协议》还约定,一旦ST成城定向增发获证监会核准,上海优道将事先交付给中技科技的资金转化为定增认购款。  除隐瞒披露之外,资金挪转则是更大的问题。据披露,ST成城所开设的账户于2012年8月1日至11月16日期间,收到上海乾灏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转入的共计约2.58亿元资金,其中2095万元转至中技实业,2.37亿元转至深圳市博润电子技术有限公司。  同在6月19日,博元投资也公告接到证监会立案调查通知书,原因是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查询可知,博元投资大股东珠海华信泰与成清波及中技系曾存在关联:据中技系旗下*ST国恒在2013年8月发布的一则自查公告,早在2010年4月19日,自然人陈壮群与珠海华信泰及成清波等人共同签订《借款及担保合同》,约定由陈壮群向珠海华信泰提供借款1.85亿元,该笔资金被视作是珠海华信泰入主博元投资所使用的资金。在这份借款给珠海华信泰的合同中,*ST国恒、成清波等共同提供无限连带责任担保。  此后,珠海华信泰方面亦与中技系“有过联系”。据博元投资6月20日公告称,经向珠海华信泰征询,上海优道曾在2013年5月与珠海华信泰联系过,欲为其拟认购博元投资定增股份的所需资金进行募集。但珠海华信泰与上海优道几经磋商,最终未达成一致意见。公告称,珠海华信泰最终并未委托上海优道进行资金募集。  博元投资最新公告还称:与上海优道不存在资金往来,网上公示“优盈2号-博元投资定向增发投资基金”中提及资金托管行设立在农行赵巷支行,博元投资表示,从未在该行开立过任何银行账户,将继续跟踪调查与该账户有关的情况。如确认有人在该行以博元投资名义虚开账户,将立刻向公安机关报案。  此前不久,恒立实业于6月10日接到证监会调查通知书。据悉,上海优道曾发布产品“优盈3号-岳阳恒立定增投资基金”,募资规模4亿元。恒立实业6月19日表示,其定增已经终止,并未与上述资金有关联,且表示股东深圳市傲盛霞实业有限公司与中技实业及成清波无关联关系。  更早之前,因深陷中技系危机,*ST国恒连2013年年报都已拿不出来。而因违反证券法规,*ST国恒早于今年5月,便收到过证监会稽查总队下发的《调查通知书》。目前来看,*ST国恒至少存在披露不实、募资账户资金不翼而飞等严重问题。  成清波蹒跚多年,每回将垮而不倒,直到此次传出遭批捕消息前几周,关于成清波已经再次借得大量资金可继续“运转”的消息仍在流传。  除为数众多的民间投资者以及遭受波及的上市公司外,造船业巨擘——扬子江船业及其掌门人任元林亦遭受巨大损失,无奈接盘*ST国恒后至今处于骑虎难下的尴尬局面。  *ST国恒此前公告显示,原第一大股东深圳国恒实业发展有限公司1月16日收到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通知,由于涉及两起金融借款合同纠纷案,深圳国恒实业所持有的1.8亿股股份被法院强制执行卖出,受让方为力元投资。  该股权变更后,力元投资共持有*ST国恒1.8亿股股份,占总股本的12.08%,成为第一大股东,公司实际控制人变更为控股力元投资的任元林。  对此,扬子江船业叫苦不迭,表示任元林方面接手*ST国恒,是因为中技系在把股权质押给任元林方面且借款逾期迟迟不能归还的无可奈何局面下的“被股东”。  据悉,2011年前后,中技系曾通过国联信托融资14亿元,期限均为两年,其中一款规模为7亿元,用于中技实业天津铜锣湾项目开发,2013年7月22日到期;另一款3.4亿元的融资,融资方亦为中技实业。  而扬子江船业2011年中期票据招募说明书显示,上述已违约的7亿元以及3.4亿元融资,均是来自扬子江方面,其中大部分资金来源于任元林。  协议显示,上述3.4亿元融资,正是中技实业以持有的*ST国恒限售股作为质押。但在“显性”的股权结构层面,*ST国恒的第一大股东为深圳国恒,中技系并不直接持有*ST国恒的股份,不具备质押权。由此,任元林与中技系签下多项隐秘协议并拿下*ST国恒控股权的过程遭受诟病,目前,上市公司正对此提出举报。  无独有偶,中技系另一公司ST成城今年5月公告,按照浦东法院的裁定,控股股东中技实业持有并质押给申请执行人国联信托的2580万股公司股份将划转给国联信托,这将造成实际控制人变更。任元林被视作是国联信托相关借款的幕后最大金主,但由于处境两难,其下一步如何处置相关股权仍是问题。  而接近任元林的人士表示,任此前与成清波关系尚好,所以才会借钱给成,“但还是被成清波下面的办事人员给‘忽悠’了,如今弄得十分尴尬,后来肯定就不再信任对方了。”

文章分类
联系我们
联系人: 优盈